傳燈錄

 

菩提達摩(公元?~528年)

菩提達摩原是南印度國王的三王子,他拋棄榮華富貴跟隨般若多羅悟道四十年,成為印度第二十八祖,般若多羅圓寂六十年間,致力破除小乘,弘揚大乘佛法,後渡船三年抵達中國,成為中國禪宗始祖,素有「壁觀婆羅門」之稱。

        菩提達摩初到中國,正好遇上篤信佛教的梁武帝,梁武帝聽到達摩來自南天竺國,立即邀請他到宮中討論佛理。
梁武帝得意地說:「尊師,我從即位到現在,興建寺廟,抄寫經書,渡僧不計其數,我已經積了多少功德?」
        達摩直言回說:「沒有功德。」
        武帝不解地問:「為什麼?」
        達摩說:「你的所做所為只不過是世俗的果報,並不會使你超越生死、脫離輪迴,所以稱不上功德。」武帝再問:「什麼是功德?」達摩繼續說:「所謂的功德是清靜圓融的智慧,本體空寂不可執著,這樣的功德不是世俗善行就可以得到的。」
        武帝充滿疑惑,就追問:「這樣的話,什麼是至高無上的真理?」
        達摩說:「廓然無聖。」意思就是「沒有這個東西」。
        武帝一聽,十分不高興:「在我面前的又是什麼人?」
        達摩回答他:「不認識。」武帝越聽越模糊,完全無法體會達摩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實達摩是要武帝放下個人的利益,把人的層次和差別心拋開,因為禪法講求超越,不受名利物慾所絆,才能達到自在和空寂的境界。可是武帝不解真義,達摩知道傳法時機尚未成熟,就渡過長江前往位於北魏的嵩山少林寺等待有緣之人,面壁靜觀九年之久,名為神光的和尚終於出現。

 

神光慧可(公元487~593)

又名僧可,俗姓姬,河南人。原是儒家學者,精通儒家典籍,因為儒家訓令無法解其疑惑,便遊學四方,四十歲拜達摩為師,六年之後取得心印,成為禪宗二祖,於開皇十三年圓寂,享年一○七歲。

        神光是位虔心修行的和尚,卻在修行中遇到無法突破的瓶頸,使得他整日鬱鬱寡歡,心神不寧。他常感歎說:「孔老過份重視禮教,就連莊易(註:莊子、易經)也不能把玄妙之處說的完全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有一天,他聽說河南嵩山少林來了南天竺國的得道高僧,整天面壁而坐不發一語,十分高深莫測,大家都叫他「壁觀婆羅門」,神光大喜立刻收拾行囊,希望達摩可以為他指點迷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來到少林寺,早晚隨侍在側,可是達摩整天面壁而坐沉默無語,未曾對他解說任何佛法。神光心裡想:禪師可能要考驗我吧,古人求法,挖開骨頭抽取骨隨,甚至跳崖餵老虎犧牲性命,我這樣又算得了什麼呢。於是,他決心日日守在達摩身邊等待機緣聽聞佛理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和十年十二月九日天降大雪,神光守候一天一夜,冷風颼颼,積雪深及膝蓋,他也不驚恐,更加堅定不移。有人勸他趕快離開,以免平白喪生,但是他仍然不為所動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時,達摩終於開口說話:「你一直站在雪中,究竟想要向我求取什麼?」
神光說:「請禪師開悟,幫助我早日求得佛法。」達摩厲聲地說:「諸佛為了求取無上的佛法,焚膏繼晷,不斷精進,哪是你這般小德小智,漫不經心就可以求取的!」神光一聽不加思索地拿出利刃割斷左臂,放在達摩的面前,表明堅定的求法意志。達摩見狀,就說:「諸佛為了求道,連自己的身體都不顧了。你今天在我面前斷臂求法,也算是心意甚堅。」於是跟隨達摩悟道,後來神光繼承達摩的衣?成為禪宗的二祖名為「慧可」。

        公元五三六年達摩即將離開,他召集弟子想從中選出合適人選,結果只有慧可向達摩行禮然後站著,寂然不動,達摩看到立刻大笑說:「你已經得到我的骨髓了!」就把衣缽傳給慧可。

三祖僧璨

鑑智僧燦(公元526~606)

俗姓孫,河南開封人。幼年愛好佛學,曾多次遊方河北、江南、西北等處,當時人稱為「赤頭璨」,後來慧可傳授心法,成為禪宗三祖。僧璨經歷過「周武法難」曾經隱遁於安徽省舒州附近,唐玄宗賜諡為「鑑智禪師」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一天,一位年約四十歲的居士跑來見慧可。

居士低頭謙卑地說:「我可能是前世作孽,今日才會惡疾纏身。我特地來向和尚懺悔!」
        慧可說:「把你的罪拿來,我來替你懺悔。」
        居士說:「我找了半天就是找不到罪?」
        慧可說:「我已經替你懺悔了,你知道僧佛法是什麼嗎?」
        居士說:「今天來見和尚,知道什麼是僧,可是還不知道什麼是佛、法?」
        慧可說:「心就是佛,心就是法,佛和法沒有什麼不同。」
        居士大悟說:「我現在才明白罪不在內,不在外,也不在中間,佛法也是如此。」
        慧可極為讚賞,便收他為徒,為他取名為「僧璨」,後來他繼承正眼法,成為禪宗的三祖。

        僧璨成為三祖之後,二祖慧可囑咐他先隱居山林,等到機緣成熟再出來弘法,後來果然如二祖所言,發生了佛教法難─就是歷史上所說的「周武法難」,北周武帝下詔廢了佛、道,破壞寺廟,焚燒佛像,僧璨就隱居在安徽省舒州附近的山林,一直到了開皇十年他被迎接到京城,受到如上賓般的禮遇。隋文帝末年為他修塔建佛寺,以闡揚禪理,當時參拜僧璨的人門庭若市,四祖道信也在其中,後來僧璨在隋煬帝大業二年(公元606年)為弟子說法完畢之後便圓寂了。

四祖道信

大醫道信(公元580~651)

俗姓司馬,湖北廣濟人。自幼慕解脫法門,侍奉僧璨九年授得衣缽,成為禪宗四祖。道信衣缽承傳給弘忍,亦度化牛頭山的法融,開旁系牛頭法融一派禪風。唐高宗永徽二年閏九月過世,享年七十二歲,代宗敕諡「大醫禪師」。

        四祖道信七歲出家當和尚,他從小對「解脫法門」很有興趣,但是一直不得於法,後來他聽說安徽舒州有位高僧,於是,前往參拜請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第一次見到三祖僧璨就直接請教解脫法門的真義。
        道信問:「請教什麼是佛心?」
        三祖僧璨回答:「你現在是什麼心?」
        道信回答:「我現在沒有心。」
        僧璨笑說:「連你都沒有心了,那佛怎麼會有心?」
        道信一頭霧水,不解禪師的用意,於是請求僧璨指引他解脫之道。
        僧璨便問他:「誰綁住了你?」
        道信回答:「沒有人綁住我呀。」
        僧璨說:「既然沒有人綁住你,你又何必找什麼解脫之道啊!」
        道信被禪師一點化,立刻大悟。
        其實,僧璨要說的就是你才是自己的敵人,只要自己可以明心見性,就不怕束縛了,如果真有束縛,事實上是自己束縛自己,解脫之道別無他法,只有在於自身,不能外求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道信繼承僧璨的禪宗之位成為禪宗四祖,他對禪宗的影響除了五祖弘忍之外,還有旁系的牛頭法融。貞觀十七年,唐太宗因為久仰其名,三次下詔請他入京,道信仍不為所動,太宗一怒之下說:第四次下詔不進京就賜他死罪。道信不受任何威脅,就拿起劍來要自殺。太宗知道後十分佩服他的勇氣,就不再為難他了。

五祖弘忍

大滿弘忍(公元601~674)

俗姓周,湖北黃梅人。十三歲拜謁四祖,三十年後四祖傳授心法,開「東山法門」一派禪風,其弟子有慧能和神秀各自形成南宗禪和北宗禪,唐高宗上元二年圓寂,代宗諡為「大滿禪師」。

        傳說五祖弘忍前生是破頭山下的老人,他非常仰慕四祖道信,特地到舒州參拜,可是道信因為他年紀太大,不能四處宏揚佛法而拒絕他。後來,他投胎轉世到一位未出嫁的女子身上,孩子出生後,孩子的母親認為這小孩是不祥之物就把他扔到河中自生自滅,但是過了七天七夜他竟然能夠逆流而上,毫髮無傷,孩子的母親心想:或許是前世的宿緣,就靠著乞討把他撫養長大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一天,弘忍在外面玩耍,剛好遇到四祖道信在當地弘法,他拉著禪師不放 道信看這年約六七歲的孩童,就覺得他看起來很眼熟,便問他:「你姓什麼?」
        孩童說:「我有姓,不過不是一般人的姓。」
        道信說:「那是什麼姓?」
        孩童說:「是佛性。」
        道信說:「你難道沒有姓嗎?」
        孩童說:「性是空的,所以沒有。」 

 

        四祖道信聽了非常歡喜,就命令侍者帶他回家,徵求他的母親同意讓弘忍隨道信出家。於是他就跟隨道信在黃梅雙峰東山寺出家。弘忍跟隨道信三十年,繼承衣缽傳承法嗣,後來開「東山法門」發揚禪風。

        禪宗原以《楞伽經》為傳法依皈,在弘忍時期加入了《金剛經》,六祖慧能因《金剛經》的點化來到梅山參拜弘忍,慧能之後則以《金剛經》為主要的傳教經典,弘忍門下除了慧能外,還有神秀創立的<北宗>,和慧能的<南宗>,形成了南北宗兩大系統。



回到六祖壇經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