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三章  之二

 

詩云:「予懷明德,不大聲以色。」子曰:「聲色之於以化民,末也。」詩曰:「德輶如毛。」毛猶有倫。「上天之載,無聲無臭。」至矣。

 

 

 

 

詩經說:「我懷著明德來感化人民,而不用厲聲厲色。」孔子說:「用厲聲厲色去感化人民,那是最末等的功夫。」詩經說:「化民之德,輕如羽毛一樣。」可是羽毛雖輕,還是有物可與比擬的。而文王篇所說:「上天行四時化育萬民,沒有聲音也沒有氣味。」這才是最高無上的境界啊!

 

 

 



回到中庸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