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三章 之一

 

詩曰:「衣錦尚絅」,惡其文之著也。故君子之道,闇然而日章;小人之道,的然而日亡。君子之道,淡而不厭,簡而文,溫而理,知遠之近,知風之自,知微之顯,可與入德矣。

 

 

只有天下至誠的聖人,才能治理天下人倫的常綱,確立天下人道人性的本源,知道天地對於萬物的變化生育。這何嘗有什麼別的倚靠呢?他的態度誠懇是人心的表現,他的深靜清遠,就像深淵一樣,他的廣大,就像天一樣。要不是本來就聰明聖智而通達天德的人,誰又能知道他的呢?

 

 

 



回到中庸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