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九章 之二

 

是故君子動而世為天下道,行而世為天下法,言而世為天下則。遠之則有望,近之則不厭。詩曰:「在彼無惡,在此無射;庶幾夙夜,以永終譽。」君子未有不如此,而蚤有譽於天下者也。

 

 

因此,統治天下的王者,他的舉動可以世世做天下人共行的常道;他的行為可以世世為天下人所效法;他的言語可以為天下人的準則。在遠處仰慕他,在近處也不討厭他。 詩經說:「在那裡無人厭惡,在這裡也無人怨恨,希望早晚能勉勵不懈,永遠保持他的美譽。」有德性的君子沒有不照著這樣做,而能早早享有好的聲譽於天下的。

 

 

 



回到中庸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