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五章

 

誠者,自成也;而道,自道也。誠者,物之終始,不誠無物。 是故君子誠之為貴。誠者,非自成己而已也,所以成物也。成己,仁也;成物,知也;性之德也,合外內之道也,故時措之宜也。

 

 

誠,是完成自己人格的要件;道,則是引導自己走向當行的道路。誠是萬事萬物的始終本末,不誠便就虛妄無物了。所以君子把「誠」看得特別寶貴。 誠,並不是僅完成自己就算了,而是要拿它來成就萬事萬物。所以要先完成自己的人格,就是仁;而成就萬事萬物,本身才德的發揮,就是智。仁和智都是天生的德性,綜合外成物、內成己的法則,所以時時施行,都是適宜的。

 

 

 



回到中庸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