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

 

子曰:「鬼神之為德,其盛矣乎!視之而弗見,聽之而弗聞,體物而不可遺。使天下之人,齊明盛服,以承祭祀,洋洋乎如在其上,如在其左右。詩曰:『神之格思,不可度思,矧可射思。』夫微之顯,誠之不可揜如此夫!」

 

孔子說:「鬼神的性情功效,可真是大極了!看他不見,聽他無聲,但是他無所不在,像是具有形體的事物不能遺棄。使天下的人齋戒沐浴,穿著整齊的衣服去奉行祭祀,到處充滿流動著鬼神的靈氣,好像就在頭頂上,又好像就在身邊左右。詩經上說:『神的來臨是不可臆想測度的,怎麼可以厭惡不敬呢?』鬼神的事本來是隱微的,卻又如此顯著,所以真實無妄的心不能掩藏就是這道理啊!」

 

 

 



回到中庸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