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三章 之一

 

子曰:「道不遠人;人之為道而遠人,不可以為道。詩云:『伐柯伐柯,其則不遠。』執柯以伐柯,睨而視之,猶以為遠。故君子以人治人,改而止。忠恕違道不遠,施諸己而不願,亦勿施於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孔子說:「道是離人不遠的;人們好高騖遠反而使道與人離遠,那是不可以說是道的。詩經說:『削個斧柄啊!削個斧柄啊!那手中的舊柄樣子就在眼前呀!』拿著舊斧柄來削新斧柄,斜著眼睛看,還是覺得相差很遠,那是偏差錯誤的。 所以君子是以自身之道,去教導別人,使他改正。能做到盡己之心推己及人,就離中庸之道不遠了。凡是別人加之於己身而自己不願意的,也不要加之於別人身上。

 

 

 



回到中庸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