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

 

子路問「強」。子曰:「南方之強與?北方之強與?抑或強與?寬柔以教,不報無道,南方之強也;君子居之。衽金革,死而不厭,北方之強也;而強者居之。故君子和而不流,強哉矯!中立而不倚,強哉矯!國有道,不變塞焉,強哉矯!國無道,至死不變,強哉矯!」

 

子路問孔子說:「怎樣才是強?」孔子說:「你問的是南方人的強呢?北方人的強呢?還是你自己所謂的強呢?用寬弘容忍的道理去教誨人,不報復人家對我的無理,這是南方人的強啊!君子都安於此道。攜兵刃,睡盔甲,戰鬥到死也不厭恨,這是北方人的強啊!勇武好鬥的人都安於此道。所以君子和氣待人而不同流合污,這是真強啊!守中庸之道而不偏倚,這是真強啊!國家有道時,不改變貧困時的操守,這是真強啊!國家無道時,至死也不改變生平的志節,這是真強啊!」

 

 

 



回到中庸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