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

 

子曰:「道之不行也,我知之矣:知者過之,愚者不及也。道之不明也,我知之矣:賢者過之,不肖者不及也。人莫不飲食也,鮮能知味也。」

 

孔子說:「中庸之道之所以不能實行,我已經知道其原因了:聰明的太過明白這道理,以為不值得去實行;而笨拙的人又根本不懂,不知道怎樣去行。中庸之道之所以不能鮮明,我已經知道其原因了:有才智的人做過分了,而沒有才智的人卻又做不到。就好像人們每天飲水吃飯,但真正能品嚐滋味的人卻非常之少。」

 

 

 



回到中庸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