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

 

天命之謂性,率性之謂道,修道之謂教。道者也,不可須臾離也;可離,非道也。是故,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,恐懼乎其所不聞。莫見乎隱,莫顯乎微,故君子慎其獨也。喜怒哀樂之未發,謂之中;發而皆中節,謂之和。中也者,天下之大本也;和也者,天下之達道也。致中和,天地位焉,萬物育焉。

 

上天賦於人的氣稟叫做性,順著本性去做叫做道,修明道的本末無偏私,就是教化。這個道是片刻不可離開的啊!如果可以離開,那就不是正道了。所以,君子在人看不到的地方也要警戒謹慎,在人聽不到的地方也常惶恐畏懼。沒有比隱暗處更顯現的,也沒有比細微處更顯著的,所以君子在獨處時特別謹慎。喜怒哀樂的感情在沒有發動前,叫做中;如果情感發出後都合乎節度,叫做和。中,是天下事物自然的本體;和,是天下人人共行的道路。能夠完全達到中和的地步,天地便可安居正位,萬物便可順遂生長了。

 

 

 



回到中庸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