序句

 

子程子曰:「 『不偏之謂中,不易之謂庸。』中者,天下之正道,庸者,天下之定理。此篇乃孔門傳授心法,子思恐其久而差也,故筆之於書,以授孟子。其書始言一理,中散為萬事,末復合為一理。放之則彌六合,卷之則退藏於密。其味無窮,皆實學也。善讀者玩索而有得焉,則終身用之有不能盡者矣。」

 

程子說:「不偏叫做中,不變叫做庸。中,是天下的正路,庸,是天下一定的道理。」這篇是孔子門中師弟傳授的心得之法,子思恐怕時間久了而有差錯,所以把它寫在書上,傳授給孟子。這本書起初只說一個道理,中間散開為萬事,最後又合為一個道理。舒展開來可以充塞整個宇宙,掩捲起來可以藏在最隱密的地方。它的味道無窮盡,都是實實在在的學問啊!善於讀書的人,仔細探討、玩味便能得此中的道理。

 

 

 



回到中庸目錄